SEVE

【狗崽】处处吻

我是你蚊:

一眼偷一心 一吻杀一人


 


处处吻 又名一个吻掰弯了两个直男的代价


阴阳师/狗崽


灵感来源《处处吻》杨千嬅


笔/蚊子


 


01


 


这一切都要从一个吻说起。


准确得来说,这个吻,实在不怎么样。


单方面的主动,没有一点激情,没有暧昧的情愫,更没有娴熟的吻技。后来狐妖仔细回忆起来,觉得这简直就是他妈的造孽。


那天他在寮里跟酒吞、茨木、几个人酒肉朋友围在树下玩真心话大冒险,狐妖又输了。


“怎么这……。”


跟一个路人亲吻十五秒。这他妈都什么玩意。


酒吞一看他手上的牌,笑得前俯后仰。


“来吧,兄弟,继续以酒代罚吧!”


一群人跟着笑了。


狐妖心想今天是什么日子,真够倒霉的。他抽了三次。学动物叫三下。跳段肚皮舞。对着所有人装个花痴脸。


什么烂游戏。


酒吞见他盯着牌在苦恼,不等他开口就自行先给他斟上一杯满的,递到他面前。


“来吧,兄弟,躲不过的,喝吧。”


狐妖瘪了一眼那杯酒,看得直反胃。刚才已经三杯下肚,他早就酒气攻心了。也不是说他酒量特别差,是酒吞这酒实在太烈了,一口下去就辣得他喉咙直痛,口腔快喷火一样难受。只是狐妖又死要面子,他宁愿灌酒都不接受这惩罚,所以前三次他只好硬着头皮闭上眼像灌毒药一样,咕噜咕噜地喝了下去,喝完脸都红了。


旁边的人都在怂恿。


狐妖看了那杯酒两眼,皱了皱眉,他突然把心一横,把卡片怒摔在桌面就站起来。


“小生这次偏不喝!”


“哟~~”


身后的人开始起哄了。


狐妖当时酒气上头,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四处看了看,刚好看见大天狗路过,便想都不想就走上前去。


“不好意思,委屈您一下。”


狐妖拽着大天狗说道,说完便揽过大天狗的后脑,就这么亲上去了。


亲的时候没什么,完事了他还回到朋友堆里得意风光了一会,只是等他酒劲下去了,他就后悔了。


他居然跟一个男人亲了…..


狐妖事后想起就觉得自己亏大了。这以后还怎么跟寮里面的小妹妹谈笑风生呢。


他想到这,独自苦恼一番。不过说白了这只不过是个游戏,游戏游戏,娱乐而已嘛,当真就输了。反正大家也只是拿这事开了会小玩笑就没再提过了,这事也算过去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


狐妖那晚拉过被子,倒头就睡。


他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大天狗却觉得这事大了。


 


02


 


大天狗是晴明最早带的一批式神。


那时候阴阳寮才刚建起来,偌大的院子平日里就只有那么几个式神在游游荡荡,静得可怕。后来晴明带回来的式神越来越多了,这个寮才渐渐有了些生气。因此,大天狗也算得上是这个寮里的“开寮元老”级人物。


他的实力,那是没话说。就算后期晴明有酒吞有茨木,毕竟也是后来的新人,修炼跟大天狗比,还是远远未够。


他平日里又不近人情,总是一个人来,一个人去,晴明发令去做任务了他就出现一下,否则平日闲来无事就躲在寮的某棵树上睡觉。他也没交什么朋友,除了晴明,对他有了解的人少之又少。寮里面的人对这位神秘的大天狗大人都畏惧三分。


大天狗那天闲来无事在树上眯着眼休息,结果酒吞那群人在他附近吵吵嚷嚷地,弄得他心烦。他在树上待了会,实在受不了,跳下树就打算去别的安静的地方,结果他刚路过那群人,迎面就被狐妖拽了过来。


“不好意思,委屈您一下。”


紧接着他就被亲了。


大天狗那瞬间如同遭雷劈一样,眼睛瞪大着看着眼前的人,石化在原地。等他反应过来了,狐妖已经松开了他。


“谢啦。”


大天狗还没弄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那只满身酒气的狐狸已经转身走回堆里,向着他的朋友耀武扬威去了。


大天狗心一紧,瞬间觉得自己被羞辱了。


虽然他不是什么脾气暴躁的人,但那刻,他心里燃起一团怒火,只是忍着未发作。


狐妖。


他远远地看着那只狐狸得意的背影,眼里寒光毕露。


狐妖还在糊里糊涂地大声说笑着,丝毫未察觉自己已经摊上大事了。


 


狐妖真正知道自己得得罪了大天狗那天,正好晴明说要带他去刷御魂。


“我走了,美丽的小姐,我会想你的。”


狐妖临走前执起鲤鱼小姐的手亲了亲,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狐妖好美色这癖好在寮里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今天逗逗这个小妹妹,明天拉拉那个小姐姐,晴明也知道他那习性,见他没捅什么大篓子也就由他去了。


“你还想不想要御魂?”晴明催促道。


“来嘞。”


狐妖蹦着跳着一脸欣喜地来到晴明跟前,不想一抬眼就对上了大天狗那双杀气腾腾的眼睛,狐妖心疙瘩一下,顿时表情都收敛了。


干嘛干嘛干嘛?这么凶这是要杀人么?


狐妖意识到事情不对劲,马上缩到晴明旁边。反正有他爸罩着他,量他大天狗再怎么了不起也不可能当着自己爸面前搞事情。狐妖心虚不敢直视大天狗,跟着晴明乖乖地走了。


 


结果狐妖那天打御魂打得特别吃力。


按理来说,平日里大天狗来个龙卷风一卷基本就可以完事安安稳稳地拿个御魂就走了,然而那天却偏偏不是这样。


狐妖死命地突突突,终于把对面的大蛇的血量给突剩三分之一。这时候他已经累得大气直呼,脸上泛红。


“来,哥,给你鬼火。”


给我火我也没力突了啊。狐妖心里抱怨。


他这正累得满头大汗,衣服都湿了,还是他他给他新买的皮肤,又厚又重,热得他难受地很。他转眼一看,看见大天狗一身干净,悠然从容地站在那里。


这大天狗是干什么的?他在这边死命地输出,他就站在哪里刷刷两下只是发个普攻,没见他都已经快断气了么。


狐妖心里一怒,把怒气都发动在暴击上,一口气把对面大蛇给突死了。


回去寮后,狐妖就知道自己得罪了大天狗。


大天狗针对得这么明显,傻子都知道。只是…他干嘛要针对自己呢?


狐妖想来想去,突然灵光一闪,他一拍大腿。


原来是那个。


狐妖想到这还小声地“切”了一下。


外面都说大天狗是寮里出了名的大公无私,帮无数弟妹刷御魂,刷觉醒,都说好人如天狗,原来私底下这么小气。


不就亲一下么。


又不是掉块肉。


狐妖虽然不以为然,但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决定找天跟大天狗好好道个歉比较稳妥。


 


 


03


 


大天狗在寮里走着走着,被狐妖叫住了。随后,两人来到一片比较隐蔽一点的树下。


“那个…小生来给您道个歉…那天冒犯了大人…实在对不住…”


狐妖边说着眼睛却斜看着地面的枯叶。


“就…希望大人您…别计较…也…别放心上。”


狐妖像一个人在唱独角戏一样,哔哩吧啦在那里强行说了十分钟最后觉得自己话都编不下去了,却依旧没见大天狗有什么表示。他就这么全程一脸冷漠地看着他,眼里无光。


呵?小生都给你道歉了还这么不给面子。


狐妖皱了皱眉,心里不乐意。


“要我原谅你?”


大天狗终于开口了,俯下身来凑近看着他。


“你那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亲了我就这么走了你现在叫我原谅你?”


狐妖警惕地看着那张渐渐逼近的脸,后颈往后缩。他盯着大天狗那张冷峻的脸,突然有点愣神了,心也不自觉地跳得极快。


亲你又怎么了。你以为小生愿意亲你啊。我也是被逼无奈好吗。


只不过…


啊我的妈这皮肤也太好了吧。居然比小生的还要好…好白啊…还这么嫩…一看就知道滑得不行…


那瞬间,狐妖差点就想伸出手去摸摸看。还好他回过神来,才没做什么可怕的举动,不然下一秒,他觉得他可能被卷到不知道哪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了。


“那…不然您想怎么样…”


狐妖见大天狗不肯给面子,他也不情愿了。


“不就亲一下…这样小气…”狐妖小声地嘀咕。


“你说什么?”


 “哎!这样吧!小生也大人不计小人过,让你亲回一次又怎么样?”


大天狗听了,脸都黑了。


狐妖看他脸色变了,隐隐觉得自己又闯祸了。“不、不然…你想怎么样?”


大天狗突然伸手捏住他的下巴,捏得狐妖疼得哇哇叫。


“狐妖,我记住你了。”


大天狗说完,转身走了。


狐妖不服气,还在后面继续大声地骂。


“哪有男人像你这么小气的?!给你面子不要,小生还不乐意给你亲呢!”


狐妖骂了两句,心里还是不痛快,觉得一天的好心情都给破坏了。他闷了一会,觉得该找点乐子调节调节。找谁好呢?嗯。鲤鱼小姐。


想到这,狐妖就往池子边走去。


 


04


 


鲤鱼精是狐妖进寮后逗的第三个妹子。


狐妖对鲤鱼精挺有好感的。可爱,漂亮,比椒图要活泼话更多,比萤草更…有安全感。毕竟草爸爸可爱是可爱,只是太可怕了。狐妖怕他做错了什么一旦惹得萤草生气,那小手一挥,他的小命随时随地都不保。


还是这种小鸟依人地更得他心。


狐妖看得出来,鲤鱼精对他也有好感。对自己有意的亲近不回避,也不拒绝,甚至有时候小眼一转到别处,脸一红,别提多可爱了。


两人一直关系都很亲近,暧昧的气氛也日渐升温,就差哪边首先打破这局面,主动妥协了。


狐妖这天又跟鲤鱼精在池子边聊天。


他侧过脸看着鲤鱼精那可人的小脸蛋,视线顺势往下,看着那张张合的小唇,突然有种想吻下去的冲动。


想法冒出的那一瞬间,他的脑海突然浮现出那天跟大天狗亲吻的那一幕。


狐妖心里一惊,心里呸呸地骂了两句。


怎么想到那边去了。


他摇摇头,企图让自己清醒些。


“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啊,有有有。”


狐妖抬起头傻笑了一会。


鲤鱼精突然凑近他,凑到他鼻子跟前,就这么咫尺的距离,狐妖心里疙瘩一下,然后很快明白了她的用意。说实话,他有点没料到。只是看着鲤鱼精这样大胆主动的接近,作为男人这时候拒绝就太耍无赖了。狐妖没想要推开她,就这么安静地等待着那张朱唇的降临。


突然“啊”的一声,狐妖感觉自己的身体一轻,突然腾空飞起,他反应过来抬头一看,发现大天狗正抓起他衣领,就这么吊着他朝别的地方飞去了。


“你干嘛呢?!快放小生下来!啊啊…啊啊我的妈好高啊要死人了救命啊!”


狐妖这一路上的鬼哭狼嚎吸引了地上不少的式神,大家都抬头看着他们,有些还在偷偷窃笑。狐妖心想完了完了。他在寮里面众妹子心中的形象算是彻底被丢尽了。


于是他也豁出去,继续破口大骂,有多难听骂多难听。可任凭狐妖怎么骂怎么喊,大天狗就是不放人。


等飞到一块安静一点的地方,大天狗把他朝草地上一扔。狐妖摔在地上,疼得他捂着屁股直叫疼。


“你干…”


狐妖正大声嚷着,大天狗瞬间扑到他身上,巨大的黑色翅膀凭空展开,阴影打在狐妖的整个脸上,他看着那双冷峻的面容,瞬间声音就弱下去了。


“你居然还去招惹别人。”


“什么招惹!她主动吻小生的!”


“哼!你好歹也有个自知之明吧。就你那点技术,就别到处祸害人家姑娘丢人现眼了。”


狐妖一听,气都来了。


“你居然说小生的技术差?!”


他突然认真地坐直身来,反瞪着大天狗。


“今天就让你尝尝小生的厉害。”


他一把抓住大天狗的衣领,凑近就这么吻下去。虽然他也没吻过多少妹子,技术是什么他都还没搞懂。只是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质疑过他这方面的问题,现在被大天狗这么一说,狐妖觉得自己从未受过这样的侮辱。


于是他就回忆着酒吞是怎么对茨木的,他也班门弄斧来个现学现用。


强硬撬开对方的口腔,他的舌头开始蛮横地扫荡,撩过牙床,划过上颚,狐妖尝试着缠绕上大天狗的舌头,想拨弄风云,却不想大天狗丝毫配合,任由他怎么弄都一点反应都没有。狐妖不忿气,想加大侵略程度,却不想他还没发动攻击,已经反被大天狗压回去了。大天狗的舌头在他口腔中搅动,温润灵活地在挑衅着,最后缠得狐妖都喘不过气来。


两人不知道亲了多久,狐妖觉得自己快窒息的时候,大天狗终于松开了他。


呼吸到空气的瞬间,狐妖如得到大赦,张大着口贪婪地吸着空气,抬手摸了摸嘴角留下的津液,脸上已经通红。


“哼。”


大天狗轻蔑地看了他一眼,转身飞走了。


狐妖气得坐在原地直骂娘。等骂完了,气下去了,狐妖才慢慢回过神来。


他、他刚才干什么来了?!他居然又和男人亲了!


最要命的是…他还亲不过别人…


狐妖很颓废,觉得这毕生的颜面都丢尽了。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还温热微微疼痛的唇瓣。


不得不说….大天狗这…还真有点不赖啊…


呸!他在想什么!


狐妖越想越生气,他愤愤地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转身走了。


 


05


 


那天之后,狐妖和大天狗算是扛上了。


狐妖回去之后很不服气,他在床上左翻右侧,吃不安也睡不着,总觉得他不堂堂正正打败大天狗,他这辈子就永远在他面前抬不起头。于是,狐妖还为此还真和大天狗斗上了。


他过了没几天就跑去大天狗的住所前挑衅,叫他出来再堂堂正正地“来”一场分个高低。大天狗一开始还嫌他幼稚不理他,奈何大天狗脸皮也比较薄,被狐妖挑衅了几句最终还是没忍不住。


“既然你这么想来,好啊,那你来啊。”


狐妖一把凑上前去,抓起他胸口的衣领就死命地吻上去。


一心为了赢大天狗,狐妖也是难得认真了一次。他这几天反复琢磨着战术,研究各种技巧攻略。甚至到些经验人士处道听途说。


只是无论他研究,他还是敌不过大天狗,每次被他反压回去,弄得狐妖好没劲。


试了几次,屡战屡败,狐妖有点泄气了,他突然想认输了。只是想到最后大天狗那张嘲讽的面容,他这气就咽不下去。难道他这辈子就真的一次都斗不赢大天狗吗?


茨木见他一个人在树下生闷气,走上前去跟他聊聊。


狐妖心情不好,本来不怎么想理他,他突然转念一想,想到了什么,狐妖眼前一亮。


“茨木兄弟…我们认识了这么久…怎么说也算朋友了吧。”


茨木有点愣。“嗯。怎么了。”


“问你个事…你跟酒吞亲的时候…谁更厉害?”


“…”


“咋们还是不是朋友!说好的直言不讳的。”


“…”


“快告诉小生,小生有难啊!”


“好吧..是吾友…”


“小生就知道。”


茨木见他那兴奋而鄙夷的表情,有点不服气了。“吾友虽然厉害…但也有他斗不过我的时候…”


狐妖一听,整个人都精神了,他觉得自己希望来了,眼睛发光。


“茨木兄弟…能不能也教小生几招。”


 


狐妖又找大天狗去了。


“我说狐妖,你还真不服输啊。”大天狗翘起手,一脸冷漠地看着他。


“哼,以前是我输了,但,这次就不会了。”


“哦?”


见大天狗露出鄙夷不屑的目光,狐妖伸出舌头,舔舔上唇,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


“大天狗,你就等着接招吧。”


 


大天狗一开始以为狐妖又在糊弄他,只是这次,他真的觉得狐妖是有备而战的。


跟以前的几次不同,狐妖过去一上来就是那种横冲直撞蛮横而不讲理的进攻,只是奈何他技术不怎么样,所以每次都被自己压回去。只是这次,情况就完全相反了。他一上来并不急切地想要获取,相反地,狐妖双手捧着他的脸庞,沿着他的唇瓣,细细地吮吸,舌头温柔地勾勒着他的唇线,时不时潜入口腔,只是碰了内壁那么一下子,他又突然地后退。


这样有一下没一下的挑逗似的吻,充满了色情的意味。大天狗被他弄了几下,欲望开始在心里澎湃着叫嚣。他看着眼前这只狐狸,眼眸明媚,眼神却带挑衅。大天狗只觉得浑身燥热难忍,看着狐妖得意的模样,他恨不得此刻一把将眼前这个人给吃了。


狐妖还在继续把玩着,忽然感觉有只有力的大手握住了自己的手腕,然而后脑用力被人用力一推,大天狗的舌头撬开了他的唇瓣,加深了彼此的吻。舌头之间不断地纠缠,两人的呼吸也渐渐变得越来越急促,口腔泄露的淫秽的声在这个安静的夜色里,显得格外的诱人。


狐妖以为自己占了风头,却不想这次他真的玩过火了。


欲望在接吻后开始愈发肆无忌惮,之前身体间不断地贴合,让两个人开始丧失理智,口腔那点接触已经满足不了彼此,他们抓紧了对方的衣服,都想要更亲密地贴近。狐妖的手顺着他衣襟转而往下,大天狗被狐妖撩了几下,欲望已经攻破了他最后的防线。他把狐妖拉过来扔在地上,撕扯着他的衣服。


狐妖觉得事情不对劲,开始慌张了起来。


“等等…大、大天狗…你”


大天狗低头吻住了他,让他没法说话,于此同时,手上的动作却是停。


狐妖费了好大的劲才对推开他。


“大天狗…哈..你、你知道你在干嘛吗?”


“知道。”


狐妖看见大天狗眼里已经欲望充盈,觉得自己这次真的大祸临头了。


“狐妖。”


大天狗捏着他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看着自己。


“是你先惹我的,这是你自找的,别怪我。”


 


 


06


 


那次之后,狐妖就再也没找过大天狗了。


他看着夜空那圆圆的月亮,觉得他的世界都坍塌了。


他不仅跟男人亲了…他还被男人上了….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狐妖的一个少男心彻底碎了。


狐妖把自己关在房门内,一连颓废了好几天。这几天里,他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香,心情郁闷却无法化解,就连看见寮里面漂亮的小姐姐也再也提不起兴致。狐妖感觉自己除了睡觉,睁眼的时候,走路的时候,满脑都是大天狗那张脸。


狐妖觉得自己中邪了。


他决定出去走走。


他来到院子里,一抬眼就看见大天狗和樱花姬站在树下,樱花姬递过一个漂亮的粉红色小手绢,脸颊害羞着泛红。


狐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像被什么刺激了一样,他没想太多,走上前去也不多说什么就拽着大天狗就往后院走。


 


“你干嘛?”


“你问小生干嘛?那你跟她在干嘛?”


大天狗看着狐妖一脸生气的模样,突然笑了。狐妖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尴尬地松开了他的手。


“狐妖,就是这种滋味。怎么样,这滋味一点都不好受吧。从你亲了我的那天开始,我就是这种状态。会情不自禁地想到你,做什么事都想起你,看见你和别的女孩在一起会生气,看见你和别人站一块会妒忌。狐妖,都是你惹祸,你让我忘不了你了。”


狐妖看着他,心里莫名一阵翻涌。


“那既然这样,小生就让你一辈子都忘不了小生。”


说罢,狐妖微微一笑,勾起大天狗的下巴,狠狠地吻了上去。


 


 


狐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他从床上艰难地撑起来,觉得全身上下都是疼。大天狗见他那样子,怜惜地吻着他的耳垂。


 “怎么,你不满意。” 


“大天狗你好歹..也有个度..你叫小生今晚还怎么刷御魂…”


“乖。你就站在旁边好了,什么都不用动,我帮你全部搞定。今晚的针女,都给你。”


大天狗说完,拉过狐妖又是一吻。


狐妖看着眼前俊美的脸,突生恍惚感。过去的他一定怎么都不会相信,他居然会跟一个男人亲吻,会跟一个男人发生这种关系,他更不会相信,自己也会有喜欢男人的一天。狐妖忽然又想起那天树下,他们第一次接吻的时候。


缘起于一个错误的吻,于是他们两个就这么一错再错,错上加错,如今到了再也没法回头的地步。


从那个吻开始,到如今这个吻结束。现实一下子把他从回忆拉了回来,狐妖看着大天狗,手抚上他的脸庞。


 


这一切…


都是他妈的造孽啊。


 


END


 


 


 

评论

热度(541)